2年后没出道的91位“偶像练习生”:有人演戏火

2020-10-25 19:07 评论0

  2年前的这天,国内首档男团选秀《偶像练习生》收官,观众亲手投出第一个由市场决定的组合Nine Percent。舞台上,9个大男孩齐刷刷鞠躬,“全民制作人,请多关照”。

  坊间传闻,其他组合成员或许会空降,上演催泪回忆杀……→一场提前被预告的解散 NINE PERCENT的548+天

  同样催泪的,则是主题曲《eiei》2年后再次被跳起,以没出道的“大厂男孩”们轮番接力的形式。不完全统计,邓烺怡、何东东、Rapen、孙浩然、覃俊毅、李俊毅、姜达赫、王艺龙、韩雍杰、杨泰瑞、赵凌峰、叶泓希、周腾阳、林浩楷、金上捷、梁辉、许凯皓、朱匀一、朱匀天、余明君、王宥辰、张艺凡、武连杰、陈斯琪、王梓豪、徐鹤尼等26人都参与其中。

  龙应台曾写道,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物走星移。而对于这批最早的男团选秀亲历者来说,“物走星移”的时间,2年就足矣。

  第17名的董又霖,曾被票选为“最佳妹夫人选”,理由是“嫁给董又霖,住进市中心”,姨妈还是成龙夫人林凤娇。2年后,他频频露面,影、综、歌、主持样样不落,甚至还和金晨谈了一场为期不怎么长的恋爱。

  就在他最近参加的《朋友请听好》中,何炅、谢娜、千玺评价董又霖是一个“打扰了”的朋友。是的,这三个字出自他的“出圈之作”——主持GQ10周年庆典外场时叫错名字、忘词等车祸频发(点击蓝字可回顾),一举成名,后来董又霖把这句话写成歌,成为各种场合最常说的口头禅,俨然已经成了独特标志。

  凭借舞台《小半》惊艳众人的周锐,在出道夜时,满满地介绍着各家经纪公司,并自我推销,“我是还没有经纪公司的个人练习生周锐。”

  2年后,他依旧留着长发,也依旧没有经纪公司。不同的是,周锐开了个人工作室,自己当老板,除了继续做原创歌曲外,还玩跨界演了音乐剧,疫情期间给粉丝上起数学网课。

  和周锐一起没能出道的,还有他曾经Mr.BIO组合的成员朱星杰和周彦辰。朱星杰拿到第14名后,以每年一张EP的稳定频率发歌,此外也参加了不少综艺。最近一次露面,是《青春有你2》衍生团综《青春加点戏》中和“学妹们”同场飙戏。

  21名的周彦辰,又回到了拍戏日常中,虽然都不是热播剧,但至少能保证每年一部新剧上映。大厂男孩接力跳《eiei》时,粉丝催更周彦辰,他一口回绝。

  委婉拒绝的,还有第一轮就被淘汰的于浩,他说,“不想过多的稀释这份情怀了,回忆里的美好就留给回忆……”,回归练习的于浩最近也在追《青春有你2》,偶尔还会点赞“大厂工友”最新动态。

  如果把娱乐圈比做职场,那么2年来员工在公司间的流动相当频繁。据可查询数据统计,91位未出道练习生中,共有38人经纪公司发生变更,比例达到41.7%。

  自我定位“颜值不是特别好”的李俊毅,签给了觉醒东方。这是偶像经纪公司中的“富二代”,创始人纪翔曾是李冰冰经纪人,拿到了经纬和耀客的数千万A轮融资;

  混血长相的金逸涵,改名金上捷,成了嘉行新悦首波官宣的14位练习生之一,这是杨幂迪丽热巴所在的嘉行传媒,于2018年成立的偶像厂牌;

  李长庚目前所在的鲲池影业,虽然2017年才成立,但已经完成两轮数千万级融资,且热剧《香蜜沉沉烬如霜》《冰糖炖雪梨》都是它出品的……

  剩下的29人纷纷解约出走,以卜凡为例,他一直是《偶像练习生》高人气选手,最终拿到了第12名。虽无缘9人团,但他和同公司练习生木子洋、灵超、岳岳以组合ONER出道,发了2张EP,去年7月还在北京工育馆开了演唱会。

  但随即,卜凡疑似自立门户,开设“卜凡KATTO工作室”,却遭到坤音娱乐反驳,认为卜凡不服从公司管理、缺席组合活动,开工作室更是违约。此事一度闹得沸沸扬扬,最后卜凡退出ONER,坤音四子变三子。

  麦锐娱乐、新锐杂志则成为了练习生流失情况最为严重的重灾区。91位未出道练习生中,前者4人解约,后者送到《偶像练习生》的5人则统统离开。

  2019年3月,“小狐狸”李希侃向麦锐娱乐要求解约,但因未得到公司同意,而在微博表示“愤怒”;第二天,罗正也出面质问,称公司对艺人进行“威逼利诱”。

  这或许也与麦锐娱乐目前所面临的困境有关——2019年7月曾有网友爆料麦锐娱乐快倒闭了,旗下艺人和员工纷纷走人。虽然麦锐娱乐方辟谣只是在做大的调整,但可以看出,艺人去留很大程度会影响到公司的经营状况。

  还有的练习生背负官司,不得不和前东家对簿公堂。新锐杂志下的CATCHERS男团5人(朱匀一、朱匀天、万宇贤、应智越、赵俞澈)2018年6月发出律师函,称签约2年来公司只为组合发了一首歌,且不结算收入、不安排培训、不提供物料等行为违约。

  公司流动多发生在排名较低的练习生中,或许也能从侧面佐证,从公司到个人,可能都还没有想好如何参与选秀这场“游戏”。

  1月4日,《偶像练习生》中第一轮就惨被淘汰的陈义夫,发微博请大家转发他的新歌。3个月过去了,新歌的微博仅收获141个点赞和15条评论,转发更是可怜,只有20次。

  陈义夫们的背后,代表的是大多数练习生正在面临的窘境:没有出道,没有公司力捧,没有资源,没有推广,没有流量,没有关注,没有水花。

  娱乐圈更新换代速度太快,“青春”系列、“创造”系列、“之名”系列等一档档选秀节目接连推出,一个个男团成功出道,一批批收割着有限的粉丝。不是有一句线追星女孩。

  没能趁着节目期间的人气蜜月期,打出自己的特色以获得资本和观众青睐,也没能保持持续曝光和粉丝粘性,于是他们成为了被观众遗忘的大多数。

  被遗忘,就意味着人气下降;没有人气,就意味着难以获得曝光;没有曝光,就意味着无法让人记住……

  其中,余明君和邓烺怡被输送到日本,成为了麦锐娱乐与爱克贝斯ACN联合运营的艺人,和3名日本艺人组成新团WARPs。

  “小一班“的郑锐彬,2019年4月宣布改名“郑艺彬”重新出发,他的解释是,“自幼学艺,艺术一直陪伴着我,也是艺术让大家从茫茫人海中找到了我”,他还参加了湖南卫视的《声入人心》第二季,看似在往音乐剧道路上前进;

  在《偶像练习生》中初评测B,后来在《代号魂斗罗》A组是rap担当的杨羿,改名为杨泰瑞参加《创造营2019》,却惨遭“一轮游“:不仅在节目里走得不远,还因为变胖而留下了一段黑历史。

  娱乐圈是个圈,在我们的大环境下,演员的职业周期比爱豆更长久,市场也更完善,因此转型演员便成为了不少爱豆的选择。

  卡位第10名的毕雯珺,比赛结束后,他与乐华娱乐其他6人组成NEXT 7 出道,发了2张团专辑,也拍了团综。但作为个人,主要发力影视领域。先是主演网剧《淑女飘飘拳》,而后搭档鞠婧祎、宋威龙出演古装剧《云上学堂》,正在等待播出。

  《偶像练习生》里的他,第一轮就被淘汰,还没有来得及表现出什么亮点,也没有什么人记住他的表现。

  2019年,他得到了出演网剧《陈情令》的机会,也开启了翻身之旅。《陈情令》爆火,“陈情男团”横空出世,于斌扮演的“温宁”因为呆萌善良的性格吸粉无数。

  之后的于斌,各种海外演唱会见面会不断,还出演了电影《陈情令之生魂》的男一,登上了2020年湖南卫视的跨年晚会。

  也有人选择继续坚守梦想,哪怕撞个头破血流,也要在一档档选秀节目沉浮,期盼着能成功出道的那一天。

  对于这些“回锅肉”而言,由于在以往节目已经积累人气,所以这些人气可以直接带到新节目,一开始便比其他人的起点高。

  《偶像练习生》中,他仅仅拿到了第51名。到了《国风美少年》时,通过把京剧唱腔、流行说唱和传统打鼓等文化结合,他以一首《定军山》获得了观众和导师的喜爱,被导师张云雷称赞,“迄今为止最符合国风的节目”。

  但是,大多数“回锅肉“的结果却不是很理想,要么被当作新节目噱头,要么就是一丁点儿水花都激不起来。

  《中国新说唱》海选都没过的李让、《这就是街舞》一剪没的双胞胎兄弟朱匀一和朱匀天、《创造营2019》“一轮游“的杨羿(杨泰瑞)......

  不过,这并不会让他们产生退意。眼看着优酷2020年推出男团选秀《少年之名》,李希侃、徐圣恩、左叶、罗杰又要准装待发了。

  《青春有你2》刚播出时,《偶像练习生》中早早出局的黄若涵,发了一条微博diss选秀节目,并表示“偶练也就那样”。

  赛后的黄若涵迅速沉底,自嘲是“爆款选秀节目过气选手”,现在关键词变成了——当代主播、新晋代购、麻将资深爱好者。

  姜达赫参加比赛时,来头不小,坊间传闻是孙红雷干儿子,东北最大娱乐场所斯卡拉少东家,座驾是劳斯莱斯,最后却在60进35时因腿伤退赛。

  据说《青春有你1》《以团之名》曾邀请他再次参加选秀,但姜达赫放下狠话:“要么当c位,要么就不参加,反正我不给别人当垫脚石。”

  曾经的A班成员张艺凡,第一次公演时只获得了1票,很快他就静悄悄离开。节目结束后,他和同样被淘汰的赵凌峰,一起在沈阳开了舞蹈工作室“MBad”studio。

  2019年夏天,张艺凡集中放出练习生时期视频,并说道,“最后怀念一波曾经的梦想,然后变身商人 ”。随后微博停更,再次更新时只有各种抖音视频了。

  他的合伙人赵凌峰,在《偶像练习生》时让人印象深刻的,是2倍速主题曲挑战时说道,要让所有人拿着手机去吃海底捞。

  被淘汰后,他在2019年6月宣布与女友领证结婚,并把微博简介改成了“结了婚的练习生”,成为《偶像练习生》首位结婚的练习生。

  同样公布恋情的还有甘俊、周腾阳。疑似退圈的甘俊,微博成了晒专用场所,10条微博8条都与女朋友有关。

  也有人选择从娱乐圈短暂抽身,回到校园生活。 2019年,灵超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专业,钱正昊则进入伯克利音乐学院学习,还有高茂桐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学习表演。麦锐娱乐送出参赛的6人男团中,98年出生的吕晨瑜是年纪最小的一个,现在他正在北京现代音乐学院学习。

  果然天空F4之一的张晏恺,2018年9月宣布要去上大学。后来,有网友在北京物资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偶遇了他。

  五月天在《人生海海》中唱着,“我知道潮落之后一定有潮起,有什么了不起”。可是对于这些没有出道的练习生而言,人生的潮落总是多过潮起,比起在娱乐圈浪潮中留下印记,遗忘的速度恐怕来得更快。

  选秀节目一个接着一个,走红的流量换了一批又一批,资本更是无情,有用,那就继续栽培;没有用,不如当下立即放手。

  何东东在微博上感慨着,“确实啊!爱豆,就是把自己所有青春完全给赌上的一场没得从头来过的游戏!”

  那么,为了逐梦、为了成名、为了各种理由,而选择站上舞台的新一批练习生,你们,又是否准备好了呢?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