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乔木谈怎样写评论

2019-11-23 18:58 评论0

  胡乔木是写评论的高手。他常常亲自为报纸写社论和评论,不断审阅修改评论稿件。1956年6月20日《人民日报》的那篇著名社论《要反对保守主义 也要反对急躁情绪》,就是经过胡乔木精心修改后发表的。1946年4月7日为《解放日报》写的社论《驳蒋介石》,1959年5月6日发表的《人民日报》编辑部文章《的和尼赫鲁的哲学》,更是他的扛鼎之作。选收入《胡乔木文集》第一卷的社论、评论和评论性新闻有126篇。有人统计,从新中国成立到上世纪60年代初10余年间,胡乔木为《人民日报》撰写和审阅修改的评论和文章总计近500篇,其中国际评论约200篇。在指导宣传工作特别是报纸工作中,他对怎样写评论作过不少论述;1955年,针对人民日报和地方报纸评论中存在的缺点,胡乔木对“怎样写评论”的问题作了较为系统的讲解。

  胡乔木指出:“很多评论的题目都不够具体。”我们写评论“是为了解决群众提出的和迫切希望解决的问题,所以题目越具体越好”。“报纸不能要求自己的评论是不朽的,而要有使评论和所指出的缺点‘同归于尽’的精神。”针对有些人好写不着边际的泛论,胡乔木指出:“我们的评论要言之有物,有的放矢。并不是不要原则,而是要原则与具体相结合,而且生动的东西要多一些。”他说:“不但文章要生动,题目也要生动;题目要生动,就要具体,有感情,甚至也可以有幽默”。

  胡乔木对怎样把文章写得生动作了细致的分析,指出,文章要写得好,“在于能不能提出问题,在于有没有感情。这和作者的为人很有关系”。“不只是个写法和感情问题,而且是个逻辑问题。” “总起来说,就是文章要有变化,有波澜,有辩论,有疑问,有批驳,有激动。没有这些,文章是不会好的。”胡乔木还从反面讲,指出:“文章不生动的另一个原因,是没有把抽象的东西同具体的东西适当地结合起来。这也说明作者没有反映出客观世界的丰富性。”胡乔木从根本上阐明文章生动性的要义。他说:“任何事物都有本质和现象。本质是带规律性的,是抽象的;现象是具体的,形象的。……只有全面反映出这种事物的两重性———反映本质,又反映现象,才是生动的、全面的。”

  一、“好的文章应当是夹叙夹议的。”他认为“《资本论》就是这样的典范,它是彻底夹叙夹议。其中有事实、有形象、有分析、有议论、有讽刺、有攻击……”。他精辟地指明:“思想是抽象的过程。任何的议论,都是从具体的事物抽象出来的,作者要说服读者,就要提出它的结论的相当的根据,让读者享受这个抽象的过程。”

  二、要有具体的叙述。他指出:“任何文章,如果没有具体的叙述,就不会是好文章.”“没有具体事实的评论,就是枯燥无味的。”

  四、文章要写得“议论风生”。他指出:评论“要写得有兴味,不要老板起面孔说一些枯燥的话”。评论“要有故事、有俏皮话、有议论,把这些融化在一起,议论风生”。胡乔木要求,写文章要如杜甫赞扬庾信的文章那样写得“凌云健笔意纵横”。要把矛盾充分展开,把思路充分放开,除了思想观点要正确,文字表达要准确,还要讲鲜明性和生动性。文气要有起伏,有变化,有正面又有反面,有抽象又有具体,有陈述语气又有疑问语气。他不止一次地讲过,文思不活泼的人,应该到有悬崖的海边去看看,那汹涌澎湃的波浪等比例是一种生命流动的感觉。我们写的文章里,也应有波涛,有悬崖,有奔腾,有冲动,有。不要老板着面孔说些枯燥的话,要写出一点趣味来。

  五、好的评论要“有一定的幽默”。他说,评论“没有一点幽默,是不好的”,认为“评论里真正的幽默是表现一个人有很高的逻辑的能力,能够把矛盾摆到一个很尖锐的位置上,使评论具有很强的说服力。文章有了讽刺,有了幽默,就能加强辩论的力量”。他认为,幽默不是油滑,不是轻佻。幽默是对于生活和事物最透辟的观察,是高级的逻辑和乐观的精神力量。

  胡乔木牢记的教导,强调写文章要善于提笔。他说:“毛主席常常对我说,写文章要善于提笔,要有提神之笔。在看似平常的地方忽然提高了,使读者精神为之一振。”也就是说,文章不能直通通的一路写下来,而要极尽曲折多变之妙。称赞胡乔木执笔的《的和尼赫鲁的哲学》说:“文章提笔好,看起来一段段不相关,但有内在联系。金圣叹很讲究文章的提笔。《金瓶梅》《红楼梦》也好。刘姥姥见凤姐一段,开头扯得很远,但却有联系,扯得开,又收得回。”

  胡乔木赞扬马克思的《资本论》,说:“马克思写《资本论》那样的科学著作,也很注意使文章有波澜,有变化。哪些地方有严密的论证,哪些地方有生动活泼的叙事,哪些地方有讽刺,引用莎士比亚的诗,或者自己写些挖苦的话,他都是很用心思的。”

  胡乔木在指导写中国党历史时要求:“文字要有波澜起伏,不要像一潭死水。如果老是从头到尾平铺直叙地写下去,就很难吸引人读。一段或几段开头,要有很精彩的话把事情提纲挈领地提出来。”这些要求是同样适用于评论的。

  胡乔木深刻地指出:“科学态度是文风的基础。”的文风要求有正确的分析、推理和表述, 要求有的立场、信念和感情,要求有准确性、鲜明性、生动性。他谆谆教导说:“一篇写得好的文章、作品是作者对他所要写的东西作了长时期深入观察的结果。” “要把文章写得好。写得生动,就要下苦工夫,这是没有便宜可占的。”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