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与真实:电视“线)

2019-11-20 17:12 评论0

  丰富生动的细节是真人秀节目的一个重要元素。正如细节在纪录片中的作用一样,真人秀节目中人物的言行、个性及品质等都要借助细节来表现。从某种角度上说,缺乏好的细节的真人秀节目是不成功的。《走入香格里拉》起用的摄像基本上是纪录片摄像出身,这正是为了利用他们敏锐的眼光及时抓取一些细节。在一些成功的真人秀节目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少这样的细节。在《幸存者》的决赛投票一场中,理查德在他的自述中反复强调节目的游戏性质,说“这只是一场游戏,评价的标准要看谁玩得更好而不是其他”,在得知自己最终胜出后她对自己的对手凯丽说了一句“这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Thisisjustagame.);但在等待最终答案时,镜头给了理查德一个特写:双手紧紧摁在脸上,瞳孔出奇的大,毫无表情的脸掩饰不住担忧。紧接着一个镜头,在主持人宣布“理查德”三个字时,他在好几秒内没有反应过来。这个特写镜头就非常妙,理查德的言行构成极大的反差,非常巧妙地展示出他工于心计的本性。

  真人秀节目的参赛者大多不是电视剧主角那样的大腕,而是一些普通人,基本上都没有上镜的经历,也正因如此,节目中少了矫揉造作,多了亲切感,但这并非说明真人秀的参赛者就没有经过选择,其实在幕后有一场场“选秀活动”,节目的参赛者都是从数以万计的报名者中精心挑选出来的。选择的参赛者一般应具有以下特点:首先,屏幕形象好;其次,要具有代表性,代表某一个阶层;此外,要“有戏”,也就是具有独特的个性。《幸存者》中的16个参赛者就包括公司培训员(理查德)、卡车司机(苏姗)、教师(凯丽)和退役军人(鲁迪)等,他们分属于不同的年龄,也具有不同的性格。对于环境的选择也是非常考究的,要么是一些神秘的原始地带,如《幸存者(一)》的荒岛,要么是封闭的房间(排除一切与外界的联系方式),其目的是要构置一个非日常化的环境。

  其实,人物和环境的选择就为矛盾冲突的设置埋下了伏笔。从人物来看,不同阶层、不同年龄和不同性格的人在一起就必然产生矛盾冲突;从环境来看,日常化的人与非日常化的环境的冲突也是不可避免的,生活在大都市中的人要食用草根树皮(《幸存者》),“地球村”中的人要在几个月内与外部世界相隔绝(《阁楼故事》),这种冲突迟早会爆发的。除此之外,还预设了许多环节:首先,巨额奖金是诱发冲突的最重要的因素,多数人参赛的最为重要的目的就是竞争大奖。其次,围绕这个大奖设置了许多竞赛项目,在竞赛过程中冲突自然会表现出来。从冲突的类型看,主要包括了人与环境的冲突和人与人的冲突。从这个角度说,它是人类社会矛盾的一种表现。但可以发现,在这种节目中,冲突的重要性远远多于合作,具有西方文化中较强的“个人奋斗”的色彩。

  奖金或奖品是竞赛类节目必不可少的一环,它能调动起参赛者主观能动性的充分发挥,从而增强节目的可视性。真人秀节目借鉴了这种要素。在真人秀节目中,奖金是始作蛹者,奖金是参赛者参赛最重要和最直接的原因;奖金伴随着整个节目的过程,节目中的竞赛淘汰大都是围绕奖金进行的;最后也以胜出者获得大奖而告终。客体多数是巨额奖金,如《幸存者》就是100万美元,也有其他方式,如情侣配对成功(《岛》),还有具有中国特色的“捐助希望工程”和实现一个心愿(《走入香格里拉》)等。

  此外,真人秀节目借鉴了竞赛节目的淘汰制。真人秀节目也是采用层层淘汰的方式,或由内部投票表决,或由观众投票决定,直到最后剩下一人(如《幸存者》)、一对(如《阁楼故事》)或一组(如《垃圾挑战赛》)。在其中还设置许多竞赛环节。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由于国情等原因,目前中国的一些真人秀节目没有淘汰环节,如《走入香格里拉》就是采用记分的方式,变“选劣”为“选优”,最后获胜村的积分前三名获得大奖,这其实也是一种间接的淘汰方式。

  可见,真人秀吸收了其他节目中的一些成功的要素,是一种综合性的娱乐节目。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正如电影虽然是包括文学、戏剧、音乐、美术等手段而不是各种要素的简单相加一样,真人秀节目中的各个要素也是紧密相连、不可分割的;它既不是纪录片、电视剧和竞赛节目的简单杂糅,也不是其中任何一种节目样式的副产品,它是一种新型的综合性电视娱乐节目。真人秀节目是时代和电视自身发展的必然结果。

  目前出现的真人秀根据空间划分主要包括两类:一类的行为空间是在野外甚至人迹罕至的地方,如《生存者》是在南天平洋的一座荒岛上拍摄的,《走入香格里拉》的环境则选择在海拔4000多米的香格里拉;另一类则是在比较狭小的室内拍摄的,如《老大哥》和《阁楼故事》。但无论如何,它们都有着共同点:参赛者是普通人,都有一定的游戏规则。

  真人秀节目的参赛者都是社会中的普通人,普通人参加有其优势:从成本上看,不用花费邀请明星大腕需要花费的巨额费用,除了奖金外,真人秀节目的成本是比较低的;从观众的需要来看,普通人与他们的距离更近,不同职业、不同年龄和不同性格的人能满足各个阶层观众的需要;从节目自身来看,来自各个阶层的不同性格、年龄的人更能产生戏剧性,使节目充满张力。

  不同的真人秀节目有不同的游戏规则。《老大哥》是将精心挑选的10名背景不同、性格各异的选手放在一处秘密的预制房屋同生活,不能与外界发生任何联系。选手们在共同相处加深认识后每周选出两位最不受欢迎的人,然后由观众投票淘汰其中一个最无人缘的人。《阁楼故事》的规则与老大哥比较相似,但最后获胜的是一对男女而不是一人。《生存者》则是将选出的16名参赛者送到无人居住的荒岛生活39天。参赛者被分成两组,每天的食物只有一把大米、两个罐头。他们除忙于取火、猎食、搭建住所、对抗自然灾害和恶劣气候外,还须完成节目设置的竞赛项目以赢得额外物资和投票淘汰的资格。各组每三天投票淘汰1人;当参赛者只剩下10人时,两个组合为一组,继续进行生存和淘汰的游戏。最后三天,前三轮被淘汰的7名选手组成评审团,对余下的参赛者进行投票表决。回过头来看国内的相关节目。《走入香格里拉》的规则是仅带10根火柴和10天干粮的18名自愿者被放在海拔4000多米的香格里拉生活30天,主创人员告诉他们东方在哪里,然后18人被分成太阳村和月亮村向不同方向行走,在30天内拿到摄制方预先放置的东、南、西北四站牌。然后安规定走完全程。中央电视台青少中心刚推出的《金苹果》则是将参赛队员分为红蓝两队,每队三人,他们将携带尖端时尚的高科技装备,在GPS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的全程追踪下,通过智能、体能、动手能力、协作能力的比拼勇闯五关,不断获取藏宝地图,取得最终的胜利。

  真人秀节目都设置了明确的目的。主要的手段是巨额奖金,如《生存者》、《老大哥》、《阁楼故事》等。此外还有其他方式,如《岛》除了情侣配对成功外就再没有其他奖励。在国内的真人秀节目中,奖励一般都不高,如《走入香格里拉》是实现胜出者的一个心愿。

  奖金是吸引参赛者参与的直接原因,同时也加强了节目内容的矛盾冲突,相应的节目的观赏性增强、收视率提高,这也是国外真人秀节目不惜设置巨额奖金的原因。

  真人秀节目与其他节目相比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观众的参与。当今的各种媒体是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任何一种媒体都不可能将另外一种媒体置之于死地,只有充分开拓自己空间同时不失时机地加强与其他媒体的合作才能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如今各种媒体联合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真人秀节目就架起了电视与其他媒体尤其是与互联网的联系的桥梁并从中受益。

  国内外的多数真人秀节目都采用了多种媒体征集节目的自愿者和对节目进行宣传。《走入香格里拉》组委会就通过全国各地的280份报刊、123家网站和20多家电视台推广广告并征集志愿者的,最终征集了23万名自愿者。

  网络以其便利、快速而深受观众欢迎。大多数真人秀节目不仅通过电视台播出,而且把节目放到网络上。《生存者》、《老大哥》都有自己的网站。《老大哥》的观众可以登陆到该节目的网站,通过特定的五部摄像机追踪屋里的实时情况。

  真人秀节目借助于电视、报纸和网络形成了多媒体、大规模的立体传播。观众可以通过文字、声音和图像等多种渠道获得信息,并通过群体传播、国际传播等传播方式分享信息。这也是真人秀节目形成热潮的重要原因之一。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